你手里有支笔,怕什么!

  1946年的秋天,26岁的汪曾棋从西南联大肄业后,只身来到上海,打算单枪匹马闯天下。在一间简陋的旅馆住下后,他就开始四处找工作。

    日子越拖越久,能找的熟人都找了,能尝试的路子都尝试过了。终于,有一天下午,一股海涛般的狂躁顷刻间吞噬了他!他一反往日的温文尔雅,像一头暴怒不已的狮子,拼命地吼叫。他摔碎了旅馆里的茶壶、茶杯,烧毁了写了一半的手稿和书,然后给远在北京的沈从文先生写了一封诀别信。信邮走后,他拎着一瓶老烧酒来到了大街。他边迷迷糊糊地喝酒,边思考一种最佳的自杀方式。他一口口对着嘴猛灌烧酒,内心里涌动着生不逢时的苍凉……晚上,几个相熟的朋友找到他,他已趴到街侧一隅醉昏了。

    还没有从自杀情结中解脱出来的汪曾棋很快就接到沈先生的回信。沈先生在信中把他臭骂了一顿,沈先生说:“为了一时的困难,就这样哭哭啼啼的,甚至想到要自杀,真是没出息!你手里有一支笔,怕什么!”汪曾棋先是如遭棒喝,后来一个人偷偷地乐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也和沈先生一样,成了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作家。

Category: 旧文备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